多个项目停摆、跟投款难兑付、63亿债券违约……昔日“千亿黑马”福晟再陷泥淖

每经记者 吴若凡    每经编辑 魏文艺 程鹏    

坚持要求退回跟投款的这一批福晟前员工同样遭遇各种不顺。

对于上述公开信中描述的“用于支付福晟员工跟投款的2.6亿元被转走”一事,世茂方面回复镁编称,该资金是世茂所有。共管资金的性质是笔附条件的“借款”,而非无条件兑付。世茂转出资金的原因,是福晟未能按照协议约定履行应尽义务,世茂正常收回账户资金。

但让孙维奇怪的是,“协议上只有一个认购章,而不是公司的正式公章。后续也没有付款的发票或收据,更没有正常的买房签合同程序。”

实际上,早在今年4月,《每日经济新闻》就曾以《出资15亿?福晟遭数百员工“讨债”,房企青睐的项目“跟投”缘何变形?》为题,报道了数百原福晟员工因跟投公司产品无法兑付本息,一度展开拉横幅、上天台等多轮维权。

刘明表示,这批跟投了的福晟前员工,如今遭遇各不相同,但没一个是顺利的。大家时不时会去钱隆广场(福晟总部)讨要一下说法,怕公司只会拖着。

“我们的跟投款和抵房都出现了一系列问题。因为涉及复杂的流程,穿透了几层操作,但我们问题迟迟得不到解决,大家都焦急万分。”多位福晟前员工在接受镁编采访时表示。

昔日“千亿黑马”福晟近来麻烦不断。

“我这周想去公司楼上拿个东西,结果被保安拦在外面不让进。”一名福晟的在职员工董鹏告诉镁编。

离职的员工和公司几乎已“反目成仇”,在职的员工日子同样也不好过。

福晟提供给跟投员工的抵购房项目 

到目前为止,刘明才收回了第一期本金,并且是分好几次给到的,延迟了约2个月。第二期本金的收回时间是2021年1月31号,还有不到2个月时间。他现在越来越担心能否收回后续本金。

至于何时能够复工,多名员工坦言 “还不清楚,一切等待通知”。

报道注意到,自今年7月海南离岛免税新政实施以来,海南旅游消费一直在上升。在那之后的4个月里,海南离岛免税销售金额达120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214.1%,接近2019年全年销售额。

为何不让这些员工去上班?一位内部人士告诉镁编,因为世茂和福晟的高层正在谈判。

11月24日,网上流传的一封《致福晟集团全体跟投员工的公开信》显示,用于支付福晟员工跟投款的2.6亿元被转走。一周后,一份银行转账记录印证实了上述公开信内容的真实性。

《每日经济新闻》此前曾调查报道,钱隆奥体城项目牵扯到福晟一只3亿元的私募基金产品,而基金投资人因为无法拿到收益,曾多次前往项目、公司讨说法。

同样遭遇的还有前福晟员工张晓,他与一部分前同事选择了跟投款抵车位,也迟迟没拿到具体的单据证明。“我们现在遇到的问题,是跟投款本金不知道去哪边要,利息就更别说了。而且,房子及车位的产权无法落实。”

因为抵押的房产一直办不下产证,福晟前员工陈璐已经开始装修钱隆奥体城的房子,甚至准备入住了,虽然依旧是“名不正言不顺”。

和张静有同样经历的还有另外一些同事,且基本都是福晟系的员工。

2.6亿元被转走后,福晟的跟投员工该怎么办?

正因为以该项目为底层资产的基金是三方共管,只要其中一方不同意,这些原福晟工就不可能拿到房产证。

据孙维介绍,目前大部分跟投员工选择抵房来拿回跟投款,若全款抵房(即抵房款够房子全款)的,房子需手续完整后员工才能自己卖。当时孙维选择抵房的项目是云潮,随后他去项目上签署认购协议。协议约定,只要达到首付要求,案场会帮助其卖房。

据了解,福晟钱隆广场48~49两层包括开发、资金、设计、工程、财务、人力等部门,属于世茂福晟。

位于福州等地的多个楼盘项目处于停工或半停工状态 

报道说,随着年轻人中开始流行冲浪,在距离三亚市中心约40分钟车程的后海村,很多人开办冲浪俱乐部。一家冲浪客栈的负责人说:“今年三亚没有淡季。自从我们3月份重新开业以来,每天都是旺季。”

据张静透露,从11月24日起,在福晟钱隆广场48~49层的上班的福晟总部员工就接到部门主管的通知,不用去公司上班,在家待岗。

在世茂福晟一个重要部门担任副总监职务的张静告诉镁编,她已经两个月没领到工资了。

与此同时,在人民网领导留言板上,镁编也看到不少业主反映福晟旗下楼盘项目的停工问题,其中除了福州的项目外,还包括长沙、淮安、宁德、漳州等多地的项目。

更早前的11月19日,福晟集团发布公告称,公司未按时兑付应于当日支付的“18福晟02”回售本金及债券利息,合计6.31亿元。同日,大公国际决定将福晟集团的主体信用等级由A+下调为C。

参与维权的福晟前员工孙维告诉镁编,今年上半年,在高层在场的情况下,他们在福晟钱隆广场3楼的会议室签订了一份协议,首先是跟投款的收益部分打五折,同时员工自愿放弃延期部分利息。签完协议后,选择抵房的员工可以去相应项目公司办理认购协议。

跟投款和抵房都拿不到

相比孙维,福晟前员工王强则更近了一步。他告诉镁编,当时抵的是福晟钱隆府的房子,签了协议后同时收走了他手上的跟投款收据。如今,他的房子已经找到了下家,并且办理了贷款。按照协议,公司应该在9月4日前就给他办理退款手续,但直到现在还迟迟没有办理。

11月底,镁编亲赴福晟大本营福州调查发现,钱隆府、中央美墅、钱隆双玺、音江南等多个项目处于停工或半停工状态。

在一轮轮的维权潮之下,事情终于有了一丝转机,公司高层也出面做出一些解释,并给了跟投员工两个选项——跟投款抵房款、退还跟投款。

截至2月10日12时,重庆市累计报告新冠肺炎确诊病例473例;现有重型病例34例,危重型病例22例,死亡病例2例,出院病例60例。累计追踪到密切接触者15770人,已解除医学观察9231人,尚有6539人正在接受医学观察。具体情况如下:

在职员工受牵连遭待岗

事实上,2019年深陷资本困局的福晟一直话题不断,由此也引来业界的持续关注:目前福晟的“合作联盟”情况如何?原福晟员工的跟投纠纷到底进展几何?主要项目复工情况如何?能否形成良性循环解决当下危机?

福晟前员工刘明告诉镁编,他的跟投款本金共计35万元,当初约定分三期归还,第一期25%,第二期25%,第三期50%。

为此,孙维从区域营销总到区域董事长挨个找了个遍,催了4个多月也没有进展。得到的答复永远是,上头要求暂停房抵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