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问新型肺炎疫情为何日增千例疫苗还有多久如何防护

连日来,新型肺炎疫情牵动着全国人民的心。

据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数据,1月28日0-24时,31个省(区、市)报告新增确诊病例1459例,新增重症病例263例,新增死亡病例26例(湖北省25例、河南省1例),新增治愈出院病例43例,新增疑似病例3248例(包括西藏1例)。

同样暖心的一幕,也在月河街道吉山二社区上演。当天上午,已达87岁高龄的老党员李善清也在老伴的搀扶下来到社区,将口袋里的5100元交到社区工作者手上。

七、疫情何时会好转?

——检测加快,进入发病高峰期

——关键在于感染者是否全部隔离

谭德塞认为,虽然形势严峻,但疫情将是“历史上第一次可以控制的大流行”。他呼吁所有国家采取综合战略,做好疫情防控。出现社区传播的国家和地区应根据具体情况,考虑关闭学校、取消大规模集会,以及采取其他措施来减少接触。

而就是这样一位出手大方的老人,平时也是省吃俭用,舍不得为自己和家人多花一分钱。尽心为善,虽远必应。两位老人的行为,不仅为疫区人民送去了温暖,也为其他党员树立了榜样。(完)

谭德塞指出,疫情在全球范围内的分布与传播并不均衡,不同国家受疫情影响不同,需要采取有针对性的应对措施。当前,有40多个国家确诊病例少于10例,约80个国家确诊病例少于100例,这些国家完全有可能采取措施,隔离感染者,识别密切接触者,遏制疫情蔓延。中国、韩国等国的经验表明,采取果断有力的措施,可以延缓、遏制疫情传播。

大家预计元宵节情况可能好转。按照现在措施,我个人比较乐观,甚至我个人评估比这个还早,但是每个人防控措施要到位,每个人都是疫情防控的责任人,每个人的措施跟上来了,病毒就下去了。

钟南山:我们采取了比较积极的措施,但病例数还是增加的,从1月20日前后200多例到目前4000多例。它是什么态势?是全国大爆发、全国的多点爆发,还是局部大爆发?

“但他非常热心公益,2008年汶川大地震,他就捐了1000元。”飞英街道办事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林子根省吃俭用攒下这1万元,就是想踏踏实实为社会做点事,帮助更多的人。

一、确诊病例为何一日增长千余例?

我的看法,还是局部大爆发。除了武汉以外,广东病例数属第二位,207例,我不太同意这是一个全国多点大爆发,现在还是一个局部的大爆发。

——体温检查是需要的,可用大数据手段防控

六、目前疫情是否在全国大爆发?

李兰娟:关键在于已经感染的人是否全部隔离,隐形感染的人是否全部找到。如果这几个举措我们做得好,数字就会很快下降。如果感染者隐藏在某处,就会产生病人,感染人数就不能一下降下来。

当天下午,吉山四社区工作人员便将这笔善款捐给了吴兴区红十字会,区红十字会将严格按照规定,规范使用善款。

四、是否出现“超级传播者”?

世卫组织几位代表在新闻发布会上多次提及中国的有力防控措施,多次引用中国相关统计数字,向世界传递抗击疫情的积极信号。谭德塞说,只要尽早采取果断行动,就能减缓病毒传播,大多数感染者都会康复。

世卫组织表示,该组织已为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筹得近3亿美元资金。

高福:“超级传播者”是一个专业术语,通俗一点叫“毒王”。其机制大家都在研究,也不知道,有病毒因素,有人类本身因素,判断标准不一样,如果说传染10个就是,那可以说出现了;但我认为,传10个人还不能算。

为疫区人民送去温暖 唐琪新 摄

“麻烦你们帮我把这笔钱捐给疫区,国家现在正需要钱,我尽点绵薄之力。”李善清说,对于现在的生活自己已经感到很知足,“我现在年纪大了,没有办法去前线支援,趁现在还能做点事,就多做点吧。”

为了补贴家用,林子根平时常去四处捡拾废品。

五、如何排查隐形的感染者或潜伏期患者?

确诊病例数字增长为何如此之快?离疫苗研制成功还有多久?1月28日晚,中国工程院院士、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组长钟南山,中国工程院院士、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成员李兰娟,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高福等多位专家就此进行了解读。

对于症状不明显,或者说没有症状的人,我们要特别注意什么?要跟老百姓讲,凡是去过武汉或者接待过武汉来的人,或者你自己亲戚朋友有接触的话,可以做一些普查检测,现在我们的检查方法灵敏度、时效性都改善了,能发现这种类型的病人。

李兰娟:感染人数的增加在我们预期当中。前段时间从武汉输出到各省的二代甚至三代的传播者潜伏期渐渐过去,进入发病期。因此,现在应该是发病的高峰期。

三、新型冠状病毒有何特征?

——比SARS狡猾,在自然环境存活不到半小时

超级传播者没有很严格的定义,不是说一个人传多少人就叫超级传播者,更重要的是这些被它传播的人迅速传播给下一代。但到现在为止,一个人传给比较多的人,这些人再进一步传给更多的人的现象并不多。我不认为现在有很确定的超级传播者的存在,但以后怎么样很难说。

——不认为现在有很确定的超级传播者存在

新型冠状病毒是一种囊膜性病毒,对体外环境很不适应,不到半小时就死掉,可以说环境耐力很差,但是环境里面会有一些活体细胞,病毒在活体细胞中存活时间会变长。

北京地铁公司购置非配合式热成像体温测试系统, 提高进站人员测温效率。北京地铁公司供图 摄

据悉,林子根老人和老伴二人虽不是贫困家庭,但也算不上富裕,平时生活很是节俭。由于生病,林子根老伴的生活不能自理,去年年底,林子根还申请了医疗救助。

遗憾不能前往一线支援 唐琪新 摄

李兰娟:现在我们疫情防控最重要的就要关注这类人。他们无意中已经感染了,自己又不知道。我们的优势是现在可以用大数据的手段来确定是否与疫区来的人有接触,通过技术手段可以把每个人的流动情况摸得很清楚。这对疫情防控很有帮助。

相比SARS病毒,新型冠状病毒致死性不高,但传染性高,说它比SARS狡猾是挺中肯的评价。和过去好多病毒不一样,新型冠状病毒走到今天,似乎传染性还在上升,没有停下来的感觉,越是这种病毒,越是容易走向“猫鼠游戏”,即持续性在人体或人群中待下去。

钟南山:由于病毒在体内有一个适应过程,如果听任其自由传播,病毒适应于体内环境后生长迅速,部分超级易感病人就可能成为超级传播者。他或在短期传播给很多人,而且这些被感染者马上传播给第三代、第四代,这样才成为一个大的疫情。但到现在为止,我不认为有这样的一个情况。

钟南山:有些病人发展会比较慢,潜伏的带病毒者有多大的传染性,需要做一些观察及研究。对潜伏的带病毒者还是要注意,在机场、在口岸、在铁路进行常规的体温检查,是需要的。不能只注意少数非典型的,什么办法都不能把它杜绝。

钟南山:从近200例增加到4000多例,也就是一周多时间。原因很多,首先,病毒出现人传人,这是新发传染病的一个非常重要的阶段;第二个很重要的原因是采用了比较积极的措施早发现,现在检测也比较及时。可能病例原来就存在,现在检测加快,一般3到4小时能够检测出来,可以及时诊断。

高福:新型冠状病毒表现出跟以往的冠状病毒包括SARS很多不一样。无症状传染人的病毒包括流感、麻疹等,所以新型冠状病毒出现无症状传染人,从病毒学角度看不奇怪,但是对比SARS就比较奇怪了,这会给发现传染源带来一定的困难。

钟南山:当年SARS持续了差不多五六个月,但我相信这个新型冠状病毒不会持续那么长。因为我们在第三波疫情开始后,国家层面已经采取强力的措施,特别是早发现、早隔离,这两条做到了,我们有足够的信心防止大爆发或者重新大爆发。当然,我们很多科研攻关还在持续做。

二、离感染人数开始衰减还有多远?

高福:病毒发生有自身规律,目前防控措施在起到作用,疑似病例在减少,这是好的现象。如果按照现在的措施,应该在近期能看到一个拐点。

“我是一名党员,面对这次疫情,能做的很有限。捐出这笔钱也是想表示心意,向奋战在一线的医务工作者和党员致敬。”寥寥数语,就是林子根捐款的初衷。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牵动着每一位党员的心。危急时刻,总有他们的身影冲锋在前。不论是勇往一线还是坚守后方,他们的善举汇成一股股暖流,在寒冬温暖了整座城。